大脑产生决策的科学解释 《如何做出正确决定》书评

《如何做出正确决定》封面

这是一本有关认知科学的科普书,可以当作消遣书籍,内容并不深奥,有趣却又严肃。

我们的大脑是如何进行思考的?这本书告诉我们,大脑的大部分思维活动我们是感受不到的,我们的主观意识是结果而不是原因。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,情绪脑集合出一套人类的生存本能,但在现代社会中,这其中一些原始的情绪不再适用于复杂的社会环境,应当通过人类进化中独有的先进脑区——前额叶进行控制。如何灵活运用不同脑区,从而实现高效率且有效的思考,是这本书探讨的主要问题。

此书偏重于介绍情绪和理性对决策的影响,因此大量篇章用于描述情绪脑和理性脑的结构基础和工作原理(当然比较通俗)。

阅读这本书,你还可以对认知科学世界的思维模式和基础知识有一定了解,明白诸如前额叶、多巴胺等概念。如果有兴趣,可以进一步阅读更加细化的科目分支,未来我也会继续推荐一些认知科学方面的书。了解认知科学,可以让我们客观科学的理解自己的思维,发现大脑的认知规律,对我们的学习方法形成和认知的提升也有一定帮助。

在这篇文章中,我摘抄了一些句子,并附上基于我个人经验的理解,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。

大脑已经评估过各个选择——这个分析过程是意识之外进行的——并将评估结果转化成一种积极情绪。

我们在进行快速思考时,主观意识是无法感知到思考过程的。我们只能体会到一种“倾向”。例如平常闲谈时,我们不需要复杂的内容检索和逻辑组织,往往是“话到嘴边就说出来了”,这依靠于我们大脑的内在处理。

多巴胺神经元能够自动地检测到我们注意不到的细节,还能够吸收所有意识脑无法理解的信息。然后,一旦它们精炼出一套有关世界如何运作的预测模式,就会将之转化为情绪。

我们如何调节情绪?答案简单得令人惊讶:通过考虑它们是否恰当。前额叶皮层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审视自己的意识,心理学家把这种能力称作“元认知”(metacognition)。当我们生气时,我们知道自己在生气。人类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每种情绪情感状态,这样我们就能设法弄清为什么我们会体验当时的情绪情感。如果某种情绪情感没有意义,比如杏仁核仅仅对损失框架做出反应,那么我们就会忽略它。前额叶皮层能够选择有意地忽略情绪脑。

我们如何调节情绪?答案简单得令人惊讶:通过考虑它们是否恰当。前额叶皮层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审视自己的意识,心理学家把这种能力称作“元认知”(metacognition)。当我们生气时,我们知道自己在生气。人类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每种情绪情感状态,这样我们就能设法弄清为什么我们会体验当时的情绪情感。如果某种情绪情感没有意义,比如杏仁核仅仅对损失框架做出反应,那么我们就会忽略它。前额叶皮层能够选择有意地忽略情绪脑。

我们可以通过主观意识评估当前情绪,进而通过理智影响情绪。

很明显,不管一个人具体通过什么方式揣测别人的心思,揣测结果都会深刻影响其道德决定。

道德决定能力是天生的,道德决定能力的硬件基础——同情回路与生俱来,至少我们大多数人是这样的,但是道德决定能力的发展仍然需要恰当的后天经验加以滋养。

道德是一种情绪,我们虽然用种种理性逻辑解释道德,企图将道德视为理性思考后的普遍真理。但道德是生理的,是先天存在的,是人类在原始社会中对群体自然选择实现的。因为道德可以避免同类过度自相残杀从而影响种群整体生存能力。

消费者并非总是仔细权衡价格和预期效用。当你看着电烤箱或巧克力时,你并没有进行外显的成本效益分析。相反,你把大部分的计算过程都外包给你的情绪脑,根据快乐与痛苦的相对程度决定是否购买某件商品。最强烈的那种情绪会主导你的购物决定,这就像消极情绪和积极情绪之间的拔河赛。

通过情绪判断果酱好不好吃要比理性判断更加准确和真实。因为当我们通过理性进行分析时,会忽视了情绪脑的分析结果(即第一感觉),而试图通过可描述的特征对果酱评价,这会导致果酱的部分细节被过分放大,从而干扰了分析。

确定让人感觉良好,信心让人舒适。一个人脑子里面各个脑区的意见经常相互冲突,他就会希望自己总是正确的,而这一愿望非常危险。尽管大脑内部的多元化是个重要的优点——人类大脑可以从各种不同角度分析任何问题,但也正是这一点使我们变得不确定。你从来不知道应该服从哪个脑区。当你的大脑包含这么多互相竞争的部分时,下定决心并不容易。

当大脑内部出现争论时,我们倾向于结束这场争论。然而过早的结束争论尽管令人感觉良好,但选择性屏蔽自己不愿面对的事实其实是自欺欺人,最终会做出错误的决定。

克服确定性偏差(bias for certainty)的唯一方法是鼓励内部存在一些不和谐的声音。我们必须强迫自己思考自己不想思考的信息,注意动摇我们根深蒂固信念的数据。

确定性陷阱并非不可避免。我们可以采取措施,防止自己过早结束大脑内部的争论。我们可以有意识地纠正这个天生的倾向。而且,如果那些措施失败了,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有助于我们吸纳各种不同意见的决定环境。

任何不断面临复杂决定的人,从企业高管到扑克玩家,都能受益于偏感性的思维过程。一旦你在某一领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——你已经花了很长时间训练自己的多巴胺系统,你就不该花太多的时间有意识地思考各种选择,越艰难的决定越需要依赖直觉。

最好用意识脑来解决简单的问题——日常生活中琐碎的数学问题。另一方面,复杂的问题就要依靠大脑的超级计算机,即情绪脑的处理能力了。这并非意味着你只要“一闪念”就知道做什么了(即使是潜意识脑,加工信息也需要一些时间),但是确实意味着你有更好的方式进行复杂的决定。你的情绪脑知道的东西比你自己知道的要多。

按照书中的说法,我们的意识脑(即理智)的处理能力非常弱,最多只能同时对低于7个信息进行分析。一旦要权衡和处理的信息过多,就会出现混乱。此时必须通过情绪脑综合判断感受(可认为就是所谓直觉)。因为直觉是我们的情绪脑处理大量信息后的结果,尽管有时我们无法解释其思考过程。

进行复杂的决定时,情绪脑尤其有用。情绪脑强大的计算能力(能够平行加工数以百万计的信息)保证你在评估各种选择时能将所有相关信息考虑在内。最终结果是,谜一样的问题被分解成数个可处理的部分,然后被转化成一种情绪情感。

因此,一般而言,情绪是健康的、有益于个体生存的。不应当一味地抑制情绪。

思考自己是怎么思考的。如果你只想从本书获得一个启示,那么就记住这个吧。无论你做什么决定,你应该清楚该决定属于什么类型、需要哪种思维过程。确保你在正确运用大脑的最好途径是研究你在如何运用大脑,倾听大脑内部的争论。

欢迎来到Yari的网站:yar2001 » 大脑产生决策的科学解释 《如何做出正确决定》书评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